武漢天門商會以商會友,資源共享,誠信為本,合作共贏。

首頁 | 新聞中心 | 風土人情風土人情

【2015-08-07】湖北高藝科技集團

公司簡介 湖北高藝科技集團是一家大型民營企業集團,是中國建筑行業首批頒證的同時具有建筑裝飾設計甲級、建筑幕墻裝修裝飾工程專業承包壹級資質的大型裝飾企業“湖北高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”為核心,依托“高藝”品牌實力、資源優勢而設立的產業聯合體,總部設于湖北省政治文化中心...

>>查看詳情
標題
日期

天門說唱
發布時間:2015-08-10 瀏覽:字體大小[ ]

 


    天門說唱,亦稱天門鑼鼓說唱,是流行于天門及毗鄰地區的一個曲藝新品種,其歷史有三十多個春秋。它從誕生之日起,就以其濃郁的鄉土氣息,歡快熱烈的節奏,風趣詼諧的表現形式,受到人民群眾的喜愛。在流傳過程中,其表演形式、唱腔曲牌不斷豐富完善,并培育出一批說唱演員和藝人,積累了一批較優秀的曲目。
  天門說唱產生于一九七五年。這一新曲種的出現,展示了一批文藝工作者集體創作的成果;它的推廣和流傳,也反映出群眾的需要和喜愛。一九七五年前后,被禁錮了近十年的所謂“叫花子文藝”—曲藝,開始解凍。當時天門縣農村文化工作隊,在長年累月走鄉串村為農民演出中,十分了解群眾對文藝的需求,因此,他們堅持以群眾喜愛的各類民間藝術服務農村。除演出一些如碟子、蓮廂、三棒鼓及花鼓小戲之外,各種民間曲藝節目占了很大的比重,如湖北小曲、碟子小曲、漁鼓、道情、歌腔、說鼓、蓮花鬧等。所到之處深受群眾的歡迎。當時為了豐富上演節目的形式,增強舞臺上熱烈歡快的氣氛,更好地滿足群眾欣賞需要,同時也為了趕排曲藝節目參加地區曲藝會演,該隊的編導、演員、音樂創作人員彭先浩、楊泰山、吳勝忠、劉亮、余音等,經過多次醞釀試驗,借鑒吸收多種民間傳統藝術形式,如吸取了“善書”、“說鼓”亦說亦唱的表演形式,選擇了民歌小調及花鼓高腔作音樂素材,搬用了“三星”和鼓镲作伴奏樂器,在按照曲藝的規律加以有機組合的基礎上,創造出了一個具有濃郁鄉土氣息的曲藝新品種——天門說唱。
  天門說唱的演出方式比較靈活,一般以舞臺演出為主,在服務農村和配合宣傳時也可在村頭稻場、街頭廣場演出,不受條件限制。
  在演唱形式上,一般為甲乙二人演唱(一男一女或兩男),也可由一人演唱。二人演唱時,甲站立左邊兼打鼓(書鼓由鼓架支撐)、擊镲(用小京镲橫置于鼓架左側)、敲鑼(掛于鼓架右側),乙站立右邊手持“三星”(用銅鈴、鐺鑼、馬鑼由鐵架支撐組成,亦稱“星得皇”)相配合。表演時,演員以說唱為主,充分展示曲目中人物情節;擊樂為輔,在前奏、間奏、尾奏中努力拱托舞臺氣氛。鼓、鑼、镲和“三星”既作為伴奏樂器,又是表演道具,一物多用,并將其裝飾美化,熱熱鬧鬧,滿堂生輝。
  天門說唱以說為主,以唱為輔,句式結構無嚴格要求,但語言要求用方言土語,并大致押韻,說白、唱詞要形象生動、風趣詼諧、通俗易懂。內容以現代題材為主,多表現群眾熟悉有生活情趣的人物故事,故事情節和語言中富有“包袱”笑料,以調動觀眾情趣。表演時甲乙配合自如,采用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相結合,人物進進出出,演員說說唱唱,鑼鼓敲敲打打,加上嗩吶伴奏,滿臺是戲,極富“喜劇”、“鬧劇”色彩。這一曲種在各地長期傳播之中,涌現出一批專業、業余演員和藝人,其中表演技藝較高、深受群眾歡迎的有彭先浩、郭子亞、劉習生、黃平喜、宋愛娥、王蓉華、余金枝等。
  在曲目創作上,先后創作出《好司機》、《找豬伢》、《雙拜年》、《郭華養鴨》、《逃婚》、《追藥》、《張啞巴開茶館》等20多個段子。其中楊泰山創作的天門說唱的處女作《好司機》在參加荊州地區和湖北省曲藝會演后,被選拔參加了一九七六年全國曲藝調演。《找豬伢》、《郭華養鴨》、《雙拜年》等也分別在省、地和廣州軍區文藝調演中獲獎。  
  天門說唱的唱腔及伴奏音樂,都是從本地民間音樂中借鑒而來,并根據需要予以取舍、組合、改編和創造,逐步形成一套基本固定的伴奏、唱腔曲牌,具有較強的表現功能和地方特色。
  該曲種在選取民間音樂素材中,注重襯詞有特色、弦律有特點、通俗明快、生命力強、富有個性的腔句。如天門民歌《打湖草》中的“12 16 5—”和另一民歌中的“61 63 5—”,并把它們作為唱腔中上下句式的結尾,反復運用加深印象,形成自己的特點。同時借鑒荊州花鼓戲唱腔中的“高腔”、“平腔”、“悲腔”、“急板”、“干板”、“數板”等唱腔曲牌。用以敘述不同故事情節,表現不同人物的性格感情。
  唱腔中的“平腔”是一個常用曲牌,它的音樂結構嚴謹完整,通俗方整,四句一段,結尾時行腔一次。它的梗子部分旋律以大跳方式進行,起伏跌宕,明快流暢,易于上口。“高腔”則是在“平腔”的基礎上予以擴展并加上幫腔組合而成,情緒熱烈、高昂激揚,一般用在段子的首段、尾段或高潮部分。從總體來看,天門說唱一般長于表現恢諧、風趣、幽默的故事情節,適宜展示喜劇風格的內容,因而在音樂上也以此見長;當然它也兼有敘事、抒情的功能。根據曲目內容的需要,有時也要表現深沉、痛苦、悲憤的情緒,于是又設計了“悲腔”。在段落的結尾部分運用“腰板”和“落板”,以拱托情緒加強結束感,并與擊樂和弦樂伴奏起連接作用。
  在演唱形式上,每個曲牌都可根據不同情節、不同人物的需要,來安排獨唱、對唱、齊唱或幫腔(伴唱)。
  此外,有的新創作曲目的唱腔,在保持基本唱腔的同時,也可不受上述曲牌的限制,選用一些民歌小調,改編后作為唱腔,效果也不錯。
  天門說唱的伴奏,一般以嗩吶為主奏樂器,配以二胡、洋琴、琵琶、竹笛等,有的增加大提琴。近年來隨著時代的發展,在天門說唱的伴奏中,也有加用電聲和銅管樂器的。
 

梦幻诛仙电影